您所在的位置: 上海刑事辩护律师网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丁俊涛律师 丁俊涛,硕士研究生学历,上海律师协会刑事业务委员会委员、宝山区首届优秀青年律师、闸北区优秀青年律师、北京长安(上海)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上海市河南商会创业者联谊会副秘书长、上海市周口商会副秘书长、共青团周口市...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丁俊涛律师

电话号码:021-20282618

手机号码:15021113534

邮箱地址:dingjuntao0201@163.com

执业证号:13101201110934103

执业律所:北京长安(上海)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世纪大道777号人民日报上海分社1号楼2层

成功案例

他透支了信用,也透支了青春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百善孝为先”。在我国的传统观念里,孝道是在所有的善行中排在第一位的。然而下面的这起案件中,一位孝子却为了自己的父亲而锒铛入狱。儿子获罪被法院判了刑,一家人自然颜面扫地,可被告人的父亲却还要给法院、给法官送锦旗,写感谢信。这究竟是为何呢?

蹊跷的事发生在今年4月的一天,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和刑事审判庭的施宇欢法官收到了一面锦旗和一封感谢信。锦旗上写得是“匡扶正义,公正严明”;感谢信中写的是:“法院的这一判决,法、理、情俱到,罪、责、育明了,被告人及其旁听的亲朋好友都口服心服。充分展现了人民法官匡扶正义,严肃执法和广慈博爱的胸怀。”锦旗和感谢信的落款都是一位姓陆的先生。原来——

为了救父亲,只能再坐牢

2010年春节长假后的第四天,大地刚刚回春,人们还沉浸在过年的欢乐祥和氛围之中。徐汇法院刑事审判庭则在开庭审理一起看似普通的信用卡诈骗案。法庭被告席上站着的小伙子名叫陆敏,今年25岁,肤色白净,眼睛大而清澈,相比之下,看守所的那套衣服穿在这个80后的青年身上显得有些突兀。

“我知道我已经触犯了国家刑法,但我没办法后悔,为了治爸爸的病,为了救爸爸,即使让我再坐一次牢,我也只好认命了。”庭审中,这段话陆敏已经重复了多次。

检察院的起诉书指控:2008年4月,被告人以个人名义向民生银行先后申领并开通了四张信用卡。在无固定生活来源,无能力归还钱款的情况下,被告人以ATM机取款、通过他人套取现金等方式透支消费,并以小额还款的方式偿还部分欠款。同年11月起,被告人丧失还款能力但仍使用信用卡进行透支。2009年4月起,银行多次以信函、电话等方式向被告人催款无果。至案发,被告人拖欠银行本金共计人民币40578.5元。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之规定,应当以信用卡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曾因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

庭审中检察官特别强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的《关于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持卡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超过规定限额或者规定期限透支,并经发卡银行两次催收后超过3个月仍不归还的,应当认定为“恶意透支”。一旦构成恶意透支,就当承担刑事责任。

陆敏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在法官问及犯罪过程时陈述道:“我当时在一家汽车商务公司做车险工作,每月工资1380元。4月的一天,银行业务员上门办理信用卡,我当时也办理了一张民生银行的信用卡,不知怎么会批下来三张卡。三张卡曾经遗失过,我向银行申请补办了三张,信用额度是2.5万元。我是通过网上搜索找到套现公司的,在娄山关路附近,每次要付5%手续费。” 在法官问及犯罪动机的时候陆敏陈述道:“在我六岁的时候,父母离异了,从那时起我直跟爸爸一起生活。爸爸身体好的时候,所有事情都是爸爸在操心,没有了妈妈,爸爸给了我双倍的爱。我12岁那一年,日夜操劳的爸爸终于支撑不住病倒了。他得的是肝腹水和糖尿病,虽说有医保,但好多药都是自费的。家里的经济情况本来就不好,救命如救火,有些事可以慢慢来,但我爸爸那个病不允许慢慢来。我实在想不出用什么方式来挣钱,看到网上留言,银行坏账多得是,有的不会去追缴,我心存侥幸就去透支了。这些钱大部分用于支付我父亲的医药费,小部分用于日常生活开销和偿还拖欠银行信用卡的钱。”如此不肖子,怪只怪爸妈

陆敏的父亲老陆今年51岁,是一家企业的工人,前些年因为患病而下岗在家。陆敏案发后,老陆曾对公安的承办人员说过:“小敏六岁以后实际上再也没有见过他母亲,严格意义上来讲,他妈是卷走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抛弃了他们父子俩。十多年来,我们父子俩相依为命,感情非同一般。我生病后,无法正常工作,巨额的医疗费使这个原本破碎的家庭变得更加不堪一击,贫困的家庭条件让小敏的学费都成了一个难题。儿子年少无知,又缺少健全的家庭教育,以致跟社会上一些闲杂人员混在一起,一不留神也就涉案了。2006年9月,儿子涉嫌盗窃一辆价值2千多元的轻便摩托车,被法院判了10个月有期徒刑。儿子不肖,怪只怪我们做父母的。”

2008年是老陆患病以来最难熬的一年。因为肝腹水,肚子变得很大,再加上糖尿病,先是住院观察,后来是又接氧气,又打蛋白质和胰岛素,医院的病危通知书已经发了四五十张了。越来越重的病情不单单折磨着父亲,同样也折磨着儿子。说起这次的信用卡诈骗,老陆的眼里更是噙满了泪水,语音哽咽:“儿子因为有过前科,这个污点让小敏在就业过程中四处碰壁。在社会上抬不起头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工作,儿子高兴地跟我说,‘这下好了,老爸看病有钱了。’但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我毛病越来越严重的时候,才做了三个月的儿子却被公司炒了鱿鱼。儿子怕我担心,一直将自己失业的情况瞒着我,还安慰我说‘儿子在外面一定会赚钱给你看病的,老爸侬你放心好了。’事实上,这些用工单位并没有给他机会,尽管儿子打工表现还不错,可长则三个月,短则一个月儿子就被劝退了。倒是审理这个案子的施法官,在仔细了解了前因后果后,慷慨地捐给我1000元。我当时真是百感交集!法律是无情的,但人民法官是有情的。施法官判了我儿子1年6个月,是儿子罪有应得,我们亲属都心服口服。施法官捐出的这1000元,其意义也远远超出了这笔钱的本身。她体现的是党、政府和社会对一个失足青年的基本政策和态度,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我儿子得知此事后,也是激动万分,表示要认真改造,好好做人,回报社会。”

谁能帮帮他,我愿下地狱

陆敏信用卡诈骗一案开庭的那天,旁听席一隅坐着一位20多岁的姑娘,细心的人一定会发现,整个开庭审理期间,这位姑娘几乎都在流泪。陆敏的辩护人透露,这位姑娘姓曹,是陆敏的前女友。实际上,前女友这个“前”字并不确切,因为直到现在,在小陆眼里,小曹仍然是他的唯一;而在小曹心中,小陆的身影也是难以忘却。令人费解的是,陆敏中专没有毕业就辍学了,而曹姑娘却是一名在读的大学本科生;陆敏的家境可以说是一贫如洗,两人交往中的一些消费大多是曹姑娘埋单;曹姑娘在各方面都追求进步,陆敏却有过被刑事处罚的前科;……两人的差距如此之大,曹姑娘为什么竟会痴心地爱上这么一个罪犯呢?

在案外的采访中曹姑娘直白地告诉记者:“陆敏非常有孝心,有孝心的人是懂得体贴人的。透支信用卡,犯了诈骗罪,毋庸置疑。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但陆敏的犯罪跟一般的诈骗不同,一般是诈骗犯罪是隐蔽的,非法所得是用来吃喝嫖赌,极尽奢侈挥霍之能事,从来没有考虑过会东窗事发退还赃款。陆敏的犯罪时公开的,他省吃俭用,绝大多数用于给父亲看病,而且他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能归还欠款填上这个洞,他苦于自己没有这个能力。试想,如果他是用自己的工资来尽这份孝心,人们一定会赞许这个做儿子的多么高尚;遗憾的是,他占用了银行的钱去给父亲买药,构成了犯罪,而任何犯罪都是要受到谴责和惩罚的。说实在的,我现在心里是五味杂陈。他这个人本质并不坏,决不是不可救药的。如果谁能帮帮他把银行的钱还了,能够争取个取保候审或者从轻发落,我愿下地狱,我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曹姑娘刚刚结识陆敏时还在一所高校听课,为了激发陆敏的学习兴趣,曹姑娘还带着他一起到学校听课,陆敏也算是个旁听生。陆敏犯事后,两人在第一时间找到老师,请求老师指点迷津。还是这位曹姑娘,鼓励并陪同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当时曹姑娘对陆敏说:“你既然触犯了刑法就要面对现实,就必须担当,逃避不是办法。”

陆敏被依法逮捕后,曹姑娘又为陆敏请了律师出庭辩护。难能可贵的是,当律师了解了这起案件的来龙去脉后,这名律师所在的事务所集体捐款,为陆敏支付了所有的律师费。

都来拉一把,矫治费思量

出庭为陆敏辩护的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樊颙律师在庭审中辩称:“被告人自6岁起父母离异,父子相依为命。其父亲月薪仅为600元,要供养儿子的学习和生活费用,其捉襟见肘,寅吃卯粮的尴尬可见一斑。被告人当年不谙世事,为图不义之财两次锒铛入狱。出狱后倍受冷眼,难以融入社会。眼见得父亲沉疴难愈,医疗费居高不下,作为人子,被告人忧心如焚,不惜铤而走险透支信用卡,从而酿成了三陷囹圄的后果。银行的流水账表明,被告人刷卡消费的金额最高不过400元,大多为几十元,套取的现金大部分用于购买父亲的自费药。银行方面是2009年10月14日向徐汇警方报案的,我的当事人是同年11月9日到徐汇警方投案自首的,到案后认罪态度较好。”

对于1年6个月有期徒刑的判决,这位辩护人表示能够理解;而对于施法官的捐款之举,这位辩护人感到很受震动。感叹在他20年来的律师生涯中,这是他所受理的最为特殊的一起案件。“施法官的捐款之举,是一种义举,是一种善举。刑法的立法精神在于惩戒和教育。诉讼阶段是矫治工作的主要环节,法庭也是教育、感化、挽救被告人的场所。本案的法官正是以她的感人举动,用人性感悟的矫治方式延伸了法庭教育,从而唤醒他们心里尚未泯灭的良知。施法官的感人举动已激起强烈反响。律师、律师事务所、社会人士积极响应,伸出友爱之手。我们期待着留住温情,人性移植,使陆敏这样的青年得以重生,回归社会。”

震动之余,回顾本案,这位辩护人又不免忧心忡忡,他指出:“当今,青少年犯罪被列为世界“三大公害”之一。本案被告人既非文化程度低,道德水准差。也非父母溺爱亲情冷淡。当他们因种种原因失学和无法就业时,实际上就处于“学校不管了,家庭管不了,社会没人管”状态。我的当事人因透支而构成了信用卡诈骗罪,其实他不光透支了信用卡,还透支了青春的大好年华。时下诸如我的当事人这样的青年犯罪不在少数,其原因既有主观的、也有客观的。

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已经有过太多的分析,这里我们不妨对家庭和社会的客观原因作一简单的分析:如果陆敏的父亲没有严重的疾病,能够正常地工作和生活,他的儿子可能就不会去走歪门邪道;如果医保制度能更人性化些,自费药限制能更合理些,那么象陆敏这样的孝子可能就不至于会沦为罪犯;如果全社会都能关注失足青年的就业问题,不以每月400元城市低保了事,社会保障机制更完善些,那么象陆敏这样的青年可能就不至于会自暴自弃;如果信用卡的发放机构或者它的从业人员不急功近利,那么象陆敏这样的青年可能就没有机会恶意透支;如果那些提供非法套现的公司能够有效打击取缔,那么象陆敏这样的青年可能减少一点犯罪的诱惑。”

辩护人呼吁,对青少年犯罪的矫治、预防是一项系统工程,全社会的参与是做好矫治、预防工作的根本保证。要建立防范措施,完善社会功能结构,增强系统免疫力;各部门、各单位要建立健全内部防范措施,从客观上堵塞漏洞,预防犯罪;全社会要切实做好回归保护,为失足青少年的新生铺路搭桥,消除其“二等”公民的逆反心理,杜绝“交叉感染”,用爱心唤起新的希望,用真情托起明天的太阳!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扫描二维码
法律咨询热线:
15021113534
联系方式:15021113534
地址:世纪大道777号人民日报上海分社1号楼2层
Copyright © 2017 www.021xingshilv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科技

扫码关注×

添加关注,精彩分享